當前位置 : 浙江文明網 > 市縣動態 > 金華 > 義烏

義烏婺劇唱響新時代文化自信

發布時間:2019-05-27 16:51:39 來源: 浙江文明網 義烏文明網

  婺劇《烏孝詞》再現義烏耳熟能詳的顏烏孝親傳統故事

  義烏婺劇在法國演出,引發當地觀戲熱潮

  既是陽春白雪的交響,亦是下里巴人的共鳴。從這方青山綠水間誕生的義烏婺劇,已經走過60余年的專業發展歷史,在一代代戲曲藝人齊力鍛造的豐沃藝術土壤中,婺劇藝人燦若繁星、經典名段創新迭出、婺劇之聲傳遍大江南北、聽戲看戲蔚然成風……

  這些年,義烏婺劇的腳步走得很遠,抑揚頓挫的曲調回環于大洋彼岸,唱響新時代的文化自信;這些年,義烏婺劇的腳步走得很深,每年百余場的下鄉演出,將戲曲種子深耕進群眾的心田;這些年,義烏婺劇的腳步走得很實,一臺臺立足于本土歷史文化的創新劇目相繼上演,賦予了這門傳統藝術更多的發展可能性。

  如今,遍布城鄉的戲臺前依舊熱鬧盈盈,閑坐其中、靜靜欣賞,跟隨著一曲起落、一調升降,便悠悠進入義烏婺劇的多彩世界。

  化散為整百花逢春

  京劇大師梅蘭芳曾這樣評價婺劇,“京劇要尋自己的祖宗,看來還要到婺劇中去找。”擁有500年悠久歷史的婺劇是浙江第二大劇種,也是徽戲的正宗,京劇的祖宗,南戲的“活化石”,在中國戲曲的發展歷史中有著不可替代的地位。而“義烏腔”則是婺劇的最早文字記載和雛形期發展軌跡的見證。

  婺劇包含的高腔、昆腔、徽戲、亂彈、灘簧、時調六種聲腔,除了義烏腔是產生于古婺地區,其余幾種聲腔都是通過各種渠道傳播至古婺一帶,各種戲曲腔調流經、傳播,其中部分適應了當地百姓的文化生活需求,保留傳承至今。

  義烏腔大約誕生于明嘉靖末、萬歷初。明代戲曲理論家王驥德《曲律》中有文字記載“數十年來,又有弋陽、義烏、青陽、徽州、樂平諸腔之出。”從中可見義烏腔在明萬歷三十八年(1610)已經與青陽、徽州、樂平太平等腔一樣,“幾遍天下”。

  “義烏婺劇的發展史就是一個個班社不斷興起、消亡,此起彼伏,不斷傳承演進的過程。”市婺劇保護傳承中心主任金偉忠介紹道,過去,班社是婺劇賴以生存和發展的最小單位,在婺劇的發展、傳播、傳承過程中,起了重要的推動作用。

  班社在義烏又稱鑼鼓班,清末民國初期,義烏曾有80多個鑼鼓班,幾乎遍布每個鄉村,成員600多人,大都是“一專多能”的民間藝人,以唱徽戲為主。逢年過節、紅白喜事、廟會開光,都可以看到各大鑼鼓班的身影。

  在許多老人的記憶里,鑼鼓班的演出是和熱鬧一起存在的,魚貫而入的聽眾共赴一場藝術的盛宴,千轉百回的曲調令人百聽不厭。義烏婺劇發展的歷史上,佛堂田心的“福成會”,喜慶樂團,打破“女人不能登臺”封建陳規的何金玉昆腔班,在婺劇演出中始用布景的胡鴻福班,在金華、衢州、新安江等地紅極一時的新新舞臺以及女伶云集的徐樂舞臺都曾在鄉野的沃土上應運而生。昔日梨園盛景化作婺劇發展根深葉茂的土壤,助推著這門地方戲曲綻放光華。

  砥礪前行繼往開來

  1955年5月,在義烏演出的江西玉山婺劇團(原義烏婺劇班社中的徐樂舞臺)更名登記為義烏縣婺劇團,也就是如今義烏婺劇保護傳承中心的前身。從婺劇班社到劇團,無論是名稱還是內部組織結構都發生了根本性的變革。原本游移不定的班社開始“落腳定居”,劇團在體制上也從原來的私人所有,轉變為集體或國家所有,演職人員固定化,演出條件大大改善,劇目創作規范化,婺劇的發展迎來了新的春天。

  初興的義烏縣婺劇團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徐樂舞臺的班底,婺劇名伶集萃、劇目膾炙人口,在當地頗有影響力和知名度。劇團成立后首批創排的婺劇《英雄淚》,一經演出,便在當地引起了轟動,足見義烏人民對婺劇的喜愛。“義烏是出了名的‘戲窩子’,有著悠久的戲曲歷史和良好的群眾基礎,這是傳承發展婺劇得天獨厚的優勢。”金偉忠說。

  曾經歷過“草臺班子”一根扁擔兩條腿,走遍義烏小鎮與鄉村的風吹雨打,也曾欣喜于劇團初興、百花逢春的欣欣向榮;曾體驗過劇團癱瘓、舉步維艱的無奈唏噓,也曾因時代對文藝的召喚而振奮不已……義烏婺劇走上專業發展之路60余年來,始終與時代同行、與人民同歌,經歷過藝術淬煉的義烏婺劇團有著一批主題鮮明、藝術精湛、群眾喜聞樂見的藝術精品以及一支德藝雙馨、素質全面、陣容整齊的人才隊伍,為婺劇后人留下了無比寶貴的藝術財富和勇往直前的精神動力。

  春華秋實梨園芬芳

  這些年,義烏婺劇在中國乃至世界戲劇的舞臺及熒屏上流光溢彩、碩果累累。《鐵血國殤》《赤壁周郎》《小宴》等劇目先后斬獲浙江省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和省戲劇節等諸多獎項;作為2018年全國基層院團戲曲會演的開幕大戲,大型婺劇現代戲《雞毛飛上天》登上北京梅蘭芳大劇院舞臺,精彩的演出贏得滿堂彩;廉政婺劇《徐文清公》相繼登上杭州大劇院與省委黨校的舞臺,用傳統戲曲唱響時代好聲音;同時義烏也將婺劇之聲唱響于法國、意大利、土耳其、韓國等國,將文化綻放異鄉…… “婺劇”這塊本地文化的金字招牌,在全體婺劇人的細細打磨下越發亮起來。

  榮耀之下,如何保持并延續戲曲之“盛”?成了如今義烏婺劇界正在思考的發展問題。“政策扶持、氛圍濃厚,走到如今,義烏婺劇既迎來了一個發展的黃金期,又面臨著一個新舊轉換的挑戰。在精神文化生活日益豐富的今天,戲曲觀眾老化、分流的現象比較突出,真正把年輕人吸引到婺劇舞臺前,或看戲或傳承,這才是婺劇永葆活力的有力途徑。”金偉忠說。

  “眼神再凌厲一些,效果會更好。”日前,記者來到市婺劇保護傳承中心的排練室時,眼前的一幕令人動容,老輩婺劇藝人們正手把手地指導著年輕演員排練自己的經典劇目,將自己長期在演出中積累下的舞臺經驗悉數傳給下一代。

  在義烏婺劇的發展土壤上,婺劇老輩藝人發揮“傳幫帶”的功用,積極努力培養了一批新藝員,在堅守中傳承傳統戲曲的魅力,成功打造了婺劇傳承人的專業梯隊。“2015、2016年首批畢業的婺小班學員,目前已基本活躍在城鄉的婺劇演出舞臺上,藝術的薪火傳承在這方舞臺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在保持婺劇原汁原味特色的基礎上創新婺劇的內容和藝術表達的形式,挖掘這門古老的藝術更多與時代接軌的可能性;將傳統婺劇移栽進現代化的劇場,用現代科技的聲光影打造酣暢淋漓的視聽享受;通過婺劇進校園,培養年輕觀眾,夯實戲曲發展的根基……義烏婺劇正以更多元、更年輕的方式來引領戲曲藝術的持續繁榮和持續傳承,彰顯出戲曲持續綻放光彩的文化自信。(義烏文明網 張靜恬)

標簽:義烏 婺劇 唱響編輯:毛寧
重庆时时规律漏洞